[司机冲进晨练队伍]司机冲进晨练队伍 专家:健身不能以违法为前提

晨跑团成员有一定过错 记者:7月8日,山东省临沂市一支由中老年人组成的晨跑团,出发22分钟后,在距离终点约30米的路段,遇到一辆出租车冲撞。事故导致一人死亡,两人受伤。对此次跑上机动车主路的行为,涉事运动协会的许会长说:担心与“徒步队”的活动场地产生冲突所以选择了位于兰山区的北岸,但北岸的辅路因为施工不能走,晨跑的人才跑到机动车道上。至于当地政府修建的专门健身步道,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。 黄海波:我认为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。那个路段修路,参加健身的人可以到其他可以锻炼的场所去锻炼,为什么一定要到机动车道上锻炼呢? 张柱庭: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规定:行人应当在人行道内行走,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。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规定:行人列队在道路上通行,每横列不得超过两人,但在已经实行交通管制的路段不受限制。事发的这条路,如果有人行道,参与健身者没有在人行道行走,这属于有过错。我们不能因为其有锻炼身体的动机而否认其违法的事实。从媒体报道看,事发地有人行道,因此晨跑团人员或者其组织者有一定的过错。 司机责任视调查结论而定 记者:临沂的这起事故发生后,涉事司机已被刑事拘留。然而,很多民众认为司机不应负全责。比如,很多民众认为,如果晨跑团不上机动车道,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。 张柱庭:虽然这个案件引起公众关注,形成热点问题,但我们还是应当用法眼来进行“冷”思考。首先,这个案件还在侦办当中,出租车司机是故意还是过失,需要等待查明事实后再进行判断。如果是故意,就应当按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;如果是过失,则属于交通肇事案件。其次,假设是交通肇事案件的话,出租车司机构成交通肇事没有争议,因为不论晨跑团是否有过错,对司机依法定罪处罚无异议。 黄海波:晨跑团的成员在机动车道上锻炼的行为,本身就是一种交通违法行为,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。这名司机没有尽到谨慎驾驶、安全驾驶的义务,她对事故发生也有过错,所以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 我个人也认同一些网友的评论。不过,对于这名司机,她最后会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,我觉得还要看交管部门最终的调查结论,然后再来看她要不要承担刑事责任。 另外,晨跑团组织者明知道这种活动可能出现危险的后果,但是还这么去实施,组织一些违法的活动,所以从责任角度来讲,组织者也有一定的责任。 晨跑组织者也应承担责任 记者:就像您刚才提到的,此次晨跑团的组织者负有一定责任,那么死者家属能否起诉晨跑团组织者,双方是否具有法律关系?按照涉事的临沂山鹰运动协会的会长介绍,这个在2009年由民间个人创立的协会属于公益性的组织,没有所谓的会费,全部都是热爱运动的民众自发加入的。 黄海波:赔偿责任是与最终的责任认定相关的。调查完成后,交警部门会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,其中会有明确的责任认定。 我个人认为,组织者虽然现在解释是公益组织,但是组织者毕竟把人带到了机动车道上行走,而且这个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,组织者应当要承担一定责任。我觉得,如果死者家属要找组织者索赔,组织者有可能要承担一定赔偿责任。 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:“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”。如果能证明活动组织者在路线选择、安全提示等方面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那么组织者同样需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 也就是说,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,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,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。在此案中,晨跑团属于一种群众性活动,而其组织者应当对晨跑团的参加者尽到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,更不能带领他们进行危险而违法的活动。所以,对于这起事故所造成的后果,晨跑团的组织者也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。 张柱庭:是否起诉组织者,这是家属的权利,家属可以行使权利,也可以放弃。 健身不能以违法为前提 记者:我们调查发现,一些民间自发组织的“暴走团”“夜跑团”“晨跑团”占据机动车道锻炼的情况时有发生,交管部门也多次提醒市民要遵守交通规则,注意道路安全。 黄海波:交管部门可以制止这种行为,对这种行人交通违法行为可以进行处罚。目前,个别行人之所以敢“横行”于机动车道,我觉得只能用“任性”这两个字来概括。本来是机动车道,有些人却非要在这个地方锻炼。试想一下,在公路上锻炼能健康吗?公路是机动车最密集的地方,也是废气排放量最多的地方,在这样一个场合锻炼能有好处吗? 这样的晨跑以及相应的健身行为必须要停下来,要吸取这个教训。无论怎么讲,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以违法作为前提,你说为了健康,但健康也要守法。这个死者虽然非常不幸,我们也同情他,但是我们也可以以此为契机,要吸取一些教训,今后就别再做了,希望组织者也能够明白,吸取教训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 [城管猛踹女子]_城管用脚猛踹女子毁掉的不仅是单位形象

Continue reading →

[曝郑拓疆打骂群演]_曝郑拓疆打骂群演 网友:演员和群演怎么会发生冲突?

 2017年7月7日讯,近日,《花落宫廷错流年》剧组传出男演员郑拓疆在剧组将群演打进医院的消息。据网友爆料,郑拓疆还骂了横店的群演,激起民愤导致群演聚众欲抓人,现在警察已经介入,经调查后会给出官方解释。 警方介入  网络图 近日,有网友曝光了一段郑拓疆在横店打人的视频,视频中郑拓疆与人发生冲突,不少人聚在一起,还有一人被打倒在地,送入医院。据悉,郑拓疆是与剧组的群演发生冲突。 相关的主题文章: 中本聪_悬念再起!比特币发明人中本聪:那个澳大利亚大叔不是我 Nakamoto _ suspense renewed! Bitcoin inventor Ben Cong the Australian uncle is not me

Continue reading →

[广州卖卵黑市]_广州卖卵黑市一次赚1.5万元 对女生身高学历都有要求

非法取卵是通过物理手段强制把卵子从卵巢摘除,这对女性会造成巨大损害,轻则导致卵巢破裂,重则导致摘除卵巢甚至终身不孕。 妙龄女子轻信“黑中介”卖卵 差点丢性命 26岁的小陈身材苗条、长相斯文,目前在某公司做客服,月薪2000多元。今年5月份,微信上一名不常联系的好友“阿伟”,突然发信息给她,说有办法赚快钱,半个月收入1到5万。 “阿伟”要求小陈提供年龄、身高、学历等基本信息,并附上两张生活照。没过几天,小陈就收到了面试通知。这时她才知道,所谓的“亲戚”不过是个幌子,对方有固定的客户群体。 妙龄女子卖卵,一次可赚1.5万元 5月12日,小陈通过了面试。随后,中介带她到医院体检,结果显示一切正常,对方便嘱咐她,一来例假马上电话联系,因为取卵前,需要大剂量地打促排卵针。 从小陈提供的手机视频可以看到,在广安医院3楼的这间病房里,坐着两三名年轻女孩,年龄不过二十来岁。两名自称是“医生”的女子正在给她们打针。 小陈说,自己连续打了11天促排卵针,总共18针。最后一天最夸张,一次性打了5针。但只有第一针是在医院打的,其他都是由接头中介吴某操刀。 从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到,吴某让小陈把针和药带到她位于中山八路的家。这是一间单身公寓,里面只有一张床和几件简单的家具。画面显示,室内有3个人,手上拿着针正在打电话的就是吴某。 手术室地点隐蔽,前往需戴眼罩没收手机 这11天,小陈都住在吴某家附近的青年旅社里,期间所有费用都由中介公司承担。第12天,吴某发信息给小陈,让她在下午5点前抵达某酒店,到时会有一辆外地车牌的银灰色面包车接她去做手术。 车开了将近一个钟头,小陈等人终于到达“手术室。”她无法判断到了什么城市什么地方,但依稀记得那是一座别墅环境很简陋,放了几台简单的手术设备。 术后身体出现不适,当事人直呼“后悔” 小陈说,医生在没有给自己打麻醉的情况下,用一根长针经阴道穿刺卵泡吸出卵子,整个手术进行了10分钟。术后,中介通过微信和支付宝,转了1.2万元给她。但接下来几天,小陈的肚子开始发胀疼痛,看上去有怀孕5个月那么大。 医生告诉小陈,人工取卵后会产生腹水。好在她的情况不算严重,只要细心调养,慢慢就会恢复。但回想起这次“卖卵”的经历,小陈非常后悔。 据小陈说,这半个月内,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的年轻女孩,在中介的忽悠和诱惑下,卖卵赚快钱。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,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。    相关的主题文章: [吴昕谈网络暴力]_吴昕谈网络暴力失控痛哭 潘玮柏霸气护花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六年级女生放学离奇失踪 通过保险单找到父亲联系方式 Grade six girls out of school mysteriously disappeared through the insurance policy to find his father contact information

六年级女生放学离奇失踪 通过保险单找到父亲联系方式   【六年级女生放学离奇失踪】淮安市公安局专案组结合微信群众举报及相关工作,确定犯罪嫌疑人赵光道可能逃往宿迁方向。宿迁市公安局接报后,立即组织开展宣传发布工作,发布悬赏通告,并组织嫌疑人可能逃往的泗阳、沭阳两地警方微警务同步发布。6月22日早5时,宿迁市公安局接群众报警后,成功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赵光道抓获。   “嫌疑人赵光道已被抓获,嫌疑人因自杀正在医院抢救,疑遭其侵害的我校六年级女生小芳(化名)目前仍无消息”,22日下午,淮安市淮阴区三树镇蒋集九年一贯制学校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芳身在何处? 六年级女生放学后离奇失踪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小芳就读的九年一贯制学校就是小学与初中合并在一起,事发时,小芳就读该校小学六年级,晚上住在学校,中午可以回家吃饭。“通过监控,最后一次看到小芳是在6月14日中午11点20分08秒离开学校”,这所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,警方悬赏的65岁嫌疑人赵光道其实与小芳是邻居,小芳平时喊其叔叔,而且两家关系还特别好,小芳的家庭比较特殊,母亲离家出走,父亲在外打工,平时就小芳与爷爷奶奶在老家生活。 在得知小芳失踪后,赵光道还多次热心前往小芳家打探消息,据学校负责人介绍,按照学校规定,6月14日下午2点10分之前,小芳就应该到校,班主任老师发现其没有到校起初以为是生病或逃学,没有往刑事案件上去想,就查找小芳父母的联系方式,可惜的是,小芳父母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,一直到晚上查房,小芳也没有出现,于是开始发动大家四处寻找,仍无果,此时班主任想到, 小芳以前曾办过保险,通过保险单终于查找到小芳父亲的联系方式。6月15日,小芳父亲从外地打工赶回家,与校方一起向警方报案。 警方曾悬赏5000元找嫌疑人 警方通过调阅学校附近监控发现,小芳中午放学后,下午就没有进入校园,随着警方的查找发现,6月15日晚,在蒋集车站路面监控中有一人推着小芳的电动自行车,尽管视频画面很是模糊,但小芳的家人一眼就认出此人就是他的邻居——65岁的赵光道。 据学校负责人介绍,根据他们后来了解,嫌疑人与小芳家关系很好,小芳有时就在嫌疑人家中吃饭,小芳失踪后,警方也曾找过嫌疑人了解情况,而嫌疑人赵光道也很是热心的询问小芳的下落,再加上15日晚上的监控,关于小芳失踪,警方锁定赵光道有重大嫌疑,但此时,已有发觉的赵光道已逃跑,淮阴警方于是迅速发布协查通报,并在6月21人对外发布5000元悬赏通告,称6 月 14 日,淮安市淮阴区一名 6 年级女生上学途中失踪,失踪女生小芳疑似被侵害,悬赏 5000 元追查有重大作案嫌疑的赵光道。嫌疑人赵光道,男,65 岁,身高 1.66 米左右,身份证号码为:320821195206025354,淮安市淮阴区三树镇三坝村河西组人,系负案在逃人员,逃跑时上身穿蓝色短袖 T 恤,下身穿黑色裤子,左额头有擦伤,骑一辆咖啡色电动车(电动车有靠背),未携带身份证。警方请广大群众检举揭发,提供线索抓获嫌疑人的将奖励人民币 5000 元。 嫌疑人凌晨在宿迁被抓 记者了解到,这份通告一经发出,便得到广大淮安市民的积极响应,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分享。与此同时, 淮安市公安局专案组结合微信群众举报及相关工作,确定犯罪嫌疑人赵光道可能逃往宿迁方向。6月21日下午,淮安市公安局指挥中心随即联系宿迁市公安局,请求帮助。宿迁市公安局接报后,立即组织开展宣传发布工作,宿迁公安微警务公众号当日发布悬赏通告,并组织嫌疑人可能逃往的泗阳、沭阳两地警方微警务同步发布。截至22日凌晨,淮安市淮阴分局办案民警共接报群众举报电话400余次。6月22日早5时,宿迁市公安局接群众报警后,成功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赵光道抓获。 记者了在采访中了解到,小芳平时在校表现很好,但是在事发后,学校了解到,小芳平时在校外花钱有点“大手大脚”,对此,该校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钱有可能就是嫌疑人赵光道平时所给,现在,嫌疑人赵光道已被警方成功抓获,其自杀目前仍在医院抢救,小芳到底身在何处,警方仍在查找,案件正在侦办之中。 Grade six girls out of school mysteriously disappeared through the insurance policy to find his father contact information [grade six schoolgirl strange disappearance] Huaian Public [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[司机冲进晨练队伍]司机冲进晨练队伍 专家:健身不能以违法为前提

晨跑团成员有一定过错 记者:7月8日,山东省临沂市一支由中老年人组成的晨跑团,出发22分钟后,在距离终点约30米的路段,遇到一辆出租车冲撞。事故导致一人死亡,两人受伤。对此次跑上机动车主路的行为,涉事运动协会的许会长说:担心与“徒步队”的活动场地产生冲突所以选择了位于兰山区的北岸,但北岸的辅路因为施工不能走,晨跑的人才跑到机动车道上。至于当地政府修建的专门健身步道,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。 黄海波:我认为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。那个路段修路,参加健身的人可以到其他可以锻炼的场所去锻炼,为什么一定要到机动车道上锻炼呢? 张柱庭: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规定:行人应当在人行道内行走,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。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六条规定:行人列队在道路上通行,每横列不得超过两人,但在已经实行交通管制的路段不受限制。事发的这条路,如果有人行道,参与健身者没有在人行道行走,这属于有过错。我们不能因为其有锻炼身体的动机而否认其违法的事实。从媒体报道看,事发地有人行道,因此晨跑团人员或者其组织者有一定的过错。 司机责任视调查结论而定 记者:临沂的这起事故发生后,涉事司机已被刑事拘留。然而,很多民众认为司机不应负全责。比如,很多民众认为,如果晨跑团不上机动车道,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。 张柱庭:虽然这个案件引起公众关注,形成热点问题,但我们还是应当用法眼来进行“冷”思考。首先,这个案件还在侦办当中,出租车司机是故意还是过失,需要等待查明事实后再进行判断。如果是故意,就应当按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理;如果是过失,则属于交通肇事案件。其次,假设是交通肇事案件的话,出租车司机构成交通肇事没有争议,因为不论晨跑团是否有过错,对司机依法定罪处罚无异议。 黄海波:晨跑团的成员在机动车道上锻炼的行为,本身就是一种交通违法行为,是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。这名司机没有尽到谨慎驾驶、安全驾驶的义务,她对事故发生也有过错,所以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 我个人也认同一些网友的评论。不过,对于这名司机,她最后会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,我觉得还要看交管部门最终的调查结论,然后再来看她要不要承担刑事责任。 另外,晨跑团组织者明知道这种活动可能出现危险的后果,但是还这么去实施,组织一些违法的活动,所以从责任角度来讲,组织者也有一定的责任。 晨跑组织者也应承担责任 记者:就像您刚才提到的,此次晨跑团的组织者负有一定责任,那么死者家属能否起诉晨跑团组织者,双方是否具有法律关系?按照涉事的临沂山鹰运动协会的会长介绍,这个在2009年由民间个人创立的协会属于公益性的组织,没有所谓的会费,全部都是热爱运动的民众自发加入的。 黄海波:赔偿责任是与最终的责任认定相关的。调查完成后,交警部门会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,其中会有明确的责任认定。 我个人认为,组织者虽然现在解释是公益组织,但是组织者毕竟把人带到了机动车道上行走,而且这个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,组织者应当要承担一定责任。我觉得,如果死者家属要找组织者索赔,组织者有可能要承担一定赔偿责任。 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:“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”。如果能证明活动组织者在路线选择、安全提示等方面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那么组织者同样需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 也就是说,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,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,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。在此案中,晨跑团属于一种群众性活动,而其组织者应当对晨跑团的参加者尽到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,更不能带领他们进行危险而违法的活动。所以,对于这起事故所造成的后果,晨跑团的组织者也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。 张柱庭:是否起诉组织者,这是家属的权利,家属可以行使权利,也可以放弃。 健身不能以违法为前提 记者:我们调查发现,一些民间自发组织的“暴走团”“夜跑团”“晨跑团”占据机动车道锻炼的情况时有发生,交管部门也多次提醒市民要遵守交通规则,注意道路安全。 黄海波:交管部门可以制止这种行为,对这种行人交通违法行为可以进行处罚。目前,个别行人之所以敢“横行”于机动车道,我觉得只能用“任性”这两个字来概括。本来是机动车道,有些人却非要在这个地方锻炼。试想一下,在公路上锻炼能健康吗?公路是机动车最密集的地方,也是废气排放量最多的地方,在这样一个场合锻炼能有好处吗? 这样的晨跑以及相应的健身行为必须要停下来,要吸取这个教训。无论怎么讲,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以违法作为前提,你说为了健康,但健康也要守法。这个死者虽然非常不幸,我们也同情他,但是我们也可以以此为契机,要吸取一些教训,今后就别再做了,希望组织者也能够明白,吸取教训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 [四川4.9级地震]_四川4.9级地震系汶川地震余震 40余户房屋受损

Continue reading →